首页 太极实战 查看内容
太极拳技击机理论释
2018-9-12 21:23| 查看: 64| 评论: 0|来自: 编辑

  当有人让我帮他推荐市面上的太极拳指导书籍的时候,我往往如鲠在喉。

  坊间主要有三种书,一种,套路教学,这种书是给刚练会套路动作的人参考用的,对零基础的人没用,对于已会该套路的人,一本足矣,谁还稀罕更多的套路呢,当然贪醉于套路者除外;第二种,拳理体会的论述或根据自己的理解体会对以往经典拳论的阐释,对此后文重点评述;第三种,太极拳文史书籍,此种大部分故作玄奥高深,实际是东抄西凑,牵强附会;更有大量历史渊源之说,要么人云亦云,要么站在自己门派或地域利益的立场所做的历史编造。

  当然许多书籍以某方面为主,兼及其余,但基本上无外乎这几种。然而,其中亦确实有极少量的佳作,立场客观中立,实践理论互映,表述精练肯切,得之让人如获至宝,阅之令人醍醐灌顶,或得新知,或作参照,利莫大焉!有机会希望一一品读推介,与拳界共益,也希望读君将所阅佳作不吝赐示给在下。

  关于第二种,即太极拳的拳理阐释,综而观之,无外乎两类:一类是对练习和对抗要领的见解阐发,一类是对技击和健身养生机理的总结分析。此两类中,前者是前提,后者是应用。然已有二者均存在问题,即前者往往失于以偏概全,后者则常常囿于结果描述。

  以偏概全的原因主要是人云亦云,把以往人们在某种特定条件或情况下的练习要领推而广之,比如,“两手始终相反”,隅劲确实如此,正劲则正好相反,两手时时共进退。囿于结果描述是指,人们经常描述太极拳技击或健身的结果,即便是对过程的描述,也未能揭示其内在窍要,换句话说,观阅此类论述就像看魔术一样,我们只能欣赏魔术师展现的结果,对于如何做到的,没有揭示出来。

  与魔术不同的是,魔术师是故意让人看不懂,而拳论者往往则是因为表述能力欠缺或者未能全面系统的领悟到拳技的运行机制,从而未能表达出来幕后的机理。即便许多一向 被人奉为圭臬的经典拳论亦未能免外。比如,太极拳界认为练到相当境界才能去领悟和应用的“擎引松放”“接蓄拿发”“引化拿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合即出”“接化发”等,无不是对“会者”的技术运用过程和结果的描述,对于如何真正能够做到,则往往没有一字附言。

  对于“会者”而言,他会有不同程度的同感,每每读之,仿佛与昔日或远处之“言者”相视一笑,仅此而已;对于“不会者”而言,则如同看魔术一样,甚至只是如同阅读对于魔术描写的文字一样,殊难窥奥。对此,有人可能会说,看不懂是因为还不会,但问题是,如果会了,还看他干嘛,自我陶醉和欣赏吗,有意义吗?

  既然我们今天提出了这些问题,那么我们至少要做一解决的尝试。在阐述解决方案之前,我们不妨先对此类描述做一个“综述”。所有对战,无外两种,或主动出击,或被动反应。

  先说主动出击,与其他拳技直接出击不同,太极拳要先引对方,使对方失去平衡,这时再出击;被动反应,与其他拳技不同在于,要化对方之力,对方力被划掉的同时也失去平衡,这时再反击。在推手和摔跤时,引、化前面还要加上一个“接”(李亦畲称之为“擎”)的过程,以避免相互之间的击打。综言,以推手、摔跤为例,太极拳之主动出击过程为“接引发(放)”,被动反击的过程为“接化发(放)”。

  插个小话题,通常人们将“发放”二字“混为一谈”,其实质是有区别的,发,为对方失去平衡程度不足,我欲使之倾跌,需发出自己的劲;而放的含义是,对方失去平衡程度足够使自己跌倒,我只需“放开”他即可。当然,欲加大其倾跌程度,还可以同时发,这时,“发放”二者则合二为一了,也可以理解为我发的劲和对方的顶抗之劲合二为一了。然而,这都不是“引进落空合即出”之“合”的真正含义。如果道破此“合”之应有之义,则不得不回到“阐述解决方案”的话题了。

  太极拳论开篇即言,“动之则分,静之则合”,“合”实为我自身之合。太极拳无论个人行拳,还是推手对抗,抑或实战搏斗时,不动为无极,即阴阳相合。此时,则我自身各处混元抱一,像驻扎在营地的大军一样,既无出击可说,也无退防而言,却时时保持着出击或退防的准备势态。

  一旦出击或退防则应为太极,即阴阳两分。所谓阴阳,实指“表面相反,却本质相济、共为一图两个因素”,此太极之哲理在中国已存在数千年,被广泛运用于哲学、生活、政治、军事、艺术等各个领域,到了近代才较为成熟地运用于武术领域,个中缘由不是本题讨论重点,容今后专文探讨。

  阴阳相反相济的哲理应用于拳术则产生了太极拳,具体来讲是作用于我们的身体。那么,身体上哪里是走阴阳相反相济的两方呢?笼统来说,浑身无处不阴阳(含括但不止是手足、肘膝、肩胯),即无处不处在阴阳互动的运动模式当中,分开来说,根据空间三维和平行交替正反运行不同,我们的身体有十二种空间运行的基本方式,我们依此构建了太极拳十二功法。以此反观太极拳动作,无非是这些功法动作的空间组合或前后连接而已。具体内容在此暂不详述。

  让我们回到“阴阳两分”的话头。

  无论出击或退守,阴阳两分后,产生两种效果,一是积蓄自己,二是引化对方。对我方而言,宛如拉开的弓箭或橡皮带,又如被挤压的弹簧或皮球,蓄势待发,可称之为“积蓄自己”;对对方而言,实现了对他的引化,可称为“引化对方”——他若不动,则将其引空,若先动,则将其化空,从而使其失根(关于“根”概念,另文探讨,涉及打根、拔根、折根及对应的失根、起根、断根等概念),如同弓弦上的箭矢,或弹弓中的弹丸。

  此时,我们完成了太极拳攻防的第一个阶段,引化对方、积蓄自己;第二个阶段就是发放,我方只需突然将阴阳两个因素合二为一,对方便如我松开手后的离弦之箭,飞射而出,如若我再将腿部蹬地之力、手臂肌肉之力,乃至步型转换、步伐移动产生的惯性之力都加上,则如甩石挥鞭,又如洪暴时的巨石洪流那样齐齐冲向对方,一旦捉住对方之重,甚或顺合住对方的抵抗之力,则如排山倒海,势不可当。之所以能产生这种结果,就是因为我方完成引化的同时完成了积蓄,否则,发放则如同“做无米之炊”。

  当然,我们也可以停留在第一个阶段,反复地引化,始终保持着积蓄的状态,随时准备因对方使力过大而“放”之,如果对方使力不大则不发。这可以作为一种引化的的专门练习。而实际上,这才是太极拳最重要的。因为,于技击而言这是前提条件;而于健身而言,则可以作为全部了。太极拳技击和健身的统一性就表现在这里(见拙文《太极拳的独特性:技击与健身统于一体》)。因此,对健身而言发放则实无必要了。这也正是那些讲究养生的拳家们停留于相互引化的根本原因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经常有人疑问,肌肉有力气在太极拳中有用吗?答案是肯定的,这是因为,首先,在引化阶段,能够产生更大的引化力,试想,要推倒一张椅子,如果我们连使其倾斜的力气都没有,何谈将其推倒。我们前面说过,太极拳的引化阶段同时是积蓄劲力的阶段,因此,有更好的肌肉力量,在具备更大的引化力的同时,也积蓄更大的劲力。

  试想,一根韧性强的皮带肯定比韧性差的皮带拉出的弹力大。在发放阶段,则除了积蓄的力量得到释放外,腿部的蹬地之力和手臂的推拉之力如果更大都有助于产生更大的击打效果。还有,在实际对抗当中,当面对更大的挑战时,在来不及很好的引化之前,先顶抗住对方让自己暂时立于于不败之地,再图阴阳两分,则是有力气的显然之用了。当然,这是不得已之下策,姑且不说这不是太极拳的应然之策,更因为如果对方万一是引劲(也称为“问劲”),则我将陷入以上所有描述中的“对方”之境。因而,内外兼修,内家拳不可只修内,不修外。否则,没有了强大的物质基础,恰如炮弹,再大的威力,大炮不结实了,还没打到别人,先把自己给打散了。

  当然,阴阳相反相济的运行模式要在呼吸的紧密配合下进行。换言之,是呼吸催动着身体的阴阳运动,有怎样的呼吸就有怎样的身体运动,而呼吸,又是在意识的主导下进行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内三合”的“意、气、力”,对于太极拳而言,这“内三合”极其重要。但太极拳之“合”是基于阴阳相反相济之“合”,不可教条理解,须切切体会。

  总而言之,太极拳要阴阳相济,内外兼攻;体用结合,打练并重;理法合一,融会贯通。加之与时俱进,博采众长,方可成就功夫“玩艺儿”。否则,习练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仅仅聊胜于无,再甚至如同竹篮打水,除了湿一湿篮子,也就是一场空热闹,再甚至适得其反,还练出了毛病,得不偿失……白白搭了这么大的心力功夫,悲呼惜哉!更令人悲催的是,结果原本不必如此,仿佛一念之得,便可获得至宝,绝顶览众,夫复何求!

  可道之道不恒常,恒常之道不可道。

  梦醒时分,呓语未尽。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站长推荐